听书 - 开局绑架了隋炀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作为一个不怎么喜欢说脏话的人,许牧穿越以来,第一次自称老子。

见到如此热血的场面,他也被激起了血性。

而他这一番话,更是刺激到了三百亲卫。

但凡还有作战能力的,瞳孔猩红的他们纷纷抬起头,望了一眼万民龙旗所在。

那里,是指挥所的方向。

在他们冲阵成功后,主公下达了第二道命令!

“杀光他们!”

于是乎,这群第一次战斗的兵崽子们,杀性上头,看着一个又一个的骁果军,提着刀就砍。

军中教授的要诀,往脖子伤砍,往心脏处刺,往腿脚衔接关节处砍!

从开始的生疏,逐渐熟练,这三百亲卫浴着血,在飞速成熟。

从两军分布来看,明明是三千骁果军包围了他们。

但……此刻,骁果军阵型涣散后,单对单碰上身穿铁浮屠的亲卫们,完全不是对手。

亲卫们完全不用防护自身,只要攻击即可。

而骁果军一有不慎,便是身首异处!

两军身上的装备,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先前铁浮屠军忙着冲阵,三千骁果军对他们身着的黑甲尚未有明显概念。

可此刻交战起来,个个骁果军都不禁惊骇起来。

无法砍穿的黑甲!

加上先前三百人冲击三千人的鱼鳞阵的余威,不少骁果军心中都有了退意。

“杀光他们!一个不留!”

紧接着,这些亲卫们杀红了眼,只要看到没有身穿黑甲的人,就是提刀而上。

哪怕他们背负铁浮屠作战了这么长时间,身体疲惫,依旧没有一个人停歇。

“主公就在山坡上看着,诸君好自为之!”

一个汉子似念过几年书,一个人冲入了一群骁果军之中,见人就上。

“就让主公看看某的本事!”

随后,一个又一个冲入骁果军中,不顾自己身上的要害,见人就砍。

转眼时间,三百亲卫已斩首了六百余人!

近五分之一的伤亡,让骁果军心中的退意越来越浓。

但……他们依旧凭借作战经验,组织着抵抗。

因为主将未退,他们绝不能退!

独孤盛还在前方厮杀!

……

指挥所。

许牧看着骁果军们被杀了五分之一,居然还在顽强抵抗,神情颇为凝重。

不愧为天下强军。

大隋第一禁军!

若非他今日提前对这三百亲兵打了鸡血,恐怕他们连鱼鳞阵都冲不破。

这批军队的素质之高,的确称得上骁果二字。

只是眼下作战许久,铁浮屠军已经精疲力竭,再打下去,恐怕胜负又要逆转了。

然而,就在许牧皱眉的时候,与孔兴岳激战了上百回合的独孤盛见到了鱼鳞阵被冲溃,骁果军损伤五分之一的惨状后,紧咬着牙,在几名亲卫的护送下,居然开始了撤退。

“传令全军,撤退!某来断后!”

独孤盛凭借一人勇武断在最后,趁着铁浮屠军力竭之际,带着剩下的两千余军队急速下山。

“老贼休走!”

孔兴岳自然不会情以放过独孤盛,一路紧跟其后,带着铁浮屠军疯狂追杀。

一路上,又砍杀了敌军落单的数百人。

付出了上千人阵亡的代价,独孤盛也算是保全了大半力量,成功撤离了这一个埋伏点,走下了山坡。

而孔兴岳见状,也没有再长途追击。

因为如今铁浮屠军已精疲力竭,连快步跑都费劲,而敌军装甲轻便,重新恢复了阵型,恐怕胜负又要再次逆转。

“万胜!万胜!”

山坡上,尸体遍地,铁浮屠军纷纷怒吼着,像是在发泄心中的恐惧。

这是他们的第一战,手刃敌军,沾染无数鲜血,说不恐惧是假的。

但他们战胜了恐惧,亲手迎来了一场大胜!

“全军列队,打扫战场,斩杀未死的敌军,不可放过一个!”

孔兴岳却没有那么放松,冷声下达了命令。

于是乎,这些亲卫们,纷纷拿起手中的刀,对着那些倒地的尸体的头颅来上那么一刀。

防止有人假死。

但砍着砍着,不少人……居然半弯着腰,原地呕吐了起来。

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实在是太过浓郁了。

加上遍地尸体,不少人的肠子屎尿全部露了出来,这些没见过如此惨烈场面的新兵,纷纷开始呕吐。

指挥所。

许牧看着这一幕,嘴角不由翘起。

就在刚才,孔兴岳报告了此战的战果。

斩敌一千三百余人,而己方……竟是一人未死!

不得不说,铁浮屠占据了绝大功劳。

它第一次问世,便创造了一个奇迹!

当然,虽然没人死亡,但有数十位亲卫……断手断脚,或者是内脏受损。

“传令下去,让万民城内的军医赶紧准备救治!”许牧急忙下达命令。

他记得,这样的伤势,都是这些亲卫用身体从山坡上滚下去造成的。

若非如此,其余人甚至都冲不破对方的鱼鳞阵!

“着令,此次胜利,亲卫三百人,每人俸禄提升一倍,后统计人头,按功晋爵!”

许牧接着,下达了第二个命令,然后命令三百亲卫短暂休息后打扫战场,把这些尸体上的盔甲,兵器,全部拿回万民城。

他正好缺大量钢铁。

这一千多套铠甲兵刃,回炉重铸,又能多上百副铁浮屠!

……

阳城之外。

独孤盛撤军之后,在群山之外的山脚下停驻整顿。

清点了一下伤亡,脸色极为阴沉,死死盯着身后的群山,回想着今日碰到的三百敌军。

身穿统一规格的铠甲,训练有素,领军之人更是一个沙场宿将,丝毫不逊色于他。

骁果军不擅长山地作战,而那三百黑甲军远比他们更为熟悉。

其次,他们身着重甲,防御力惊人,骁果军的兵器根本无法做到破防,更是让他心中骇然。

但若只是这样,骁果军还不至于溃败。

后来这三百黑甲军冲阵时的一幕幕,让独孤盛心里发寒,冷汗直冒。

虽然他预估对方身着重甲,可能杀到最后已经精疲力竭了,但……骁果军的情况其实并不比黑甲军好。

被三百人冲溃阵型,士气全失不说,更是当场损伤了五分之一。

这还不止,最关键的是……敌军铠甲防御无敌,骁果军一个敌人都没杀死。

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不敢久战。

所以他当机立断,又牺牲了数百人,成功逃离了一千六百余人。

而且,在撤退之时,他考虑到对方力竭的情况,还埋伏了后手,随时准备反戈一击,企图反败为胜,但谁料对方居然没有追过来。

而就是这样的一支叛军,居然藏身于深山!

即便阳城驻扎的三万骁果军全部进山,恐怕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山地阵型,三千军队已是极限,再多……一旦出现今日冲阵情况,前部若溃败,将造成己方踩踏损伤,溃不成军。

“陛下若是落在了他们手里,恐怕凶多吉少了。”

独孤盛脸色阴沉,叹息了一声,随后带着残兵走进了阳城。

裴虔通看到他尽是刀伤的玄甲后,心中一沉,便知道出事了。

尤其是在独孤盛羞愧地讲述了此战经过后,裴虔通脸色更是阴沉。

裴虔通冷笑着反问道:“这就是独孤将军所说的两天之内,必定寻回陛下?”

独孤盛低着头,半跪在地,羞愧不已。

“末将带兵不利,未能战胜敌军,请裴将军治罪!”独孤盛也不辩解,沉声道。

“哼!”裴虔通冷哼了一声,拿出了一张地图,指着西方方向:“裴仁基马上就要攻来了,此时治罪之言暂时不提,你说我军该如何应对?”

他并不是不想治罪独孤盛,主要是独孤盛勇武无双,乃是一名猛将。

眼下裴仁基即将杀来,其麾下猛将无数,他若治罪于独孤盛,恐怕再也无将可用。

独孤盛望着地图方向,紧咬着牙,沉声道:“若裴贼前来,罪将愿为先锋!”

“如此就好。”

裴虔通冷冷盯着独孤盛,缓缓转过身,心中却有另外的打算。

“宇文智及知阳城危急,特地来信,让我速接陛下前往江都,可陛下深陷贼营,恐怕生还渺茫了……”

裴虔通想起那个不顾江山的陛下,一顿头疼。

眼下阳城危机,张公旧部来袭,他第一个想法,就是弃城而走。

但很显然独孤盛是不会同意的。

但在接到了宇文智及的来信后,裴虔通已经暗自打通了骁果军上下。

除了独孤盛率领的仅剩的一千余骁果军,全军随时可以弃城而走!

……

万民城,军营。

一个个医者正忙得焦头烂额,出入于病房,准备着各种伤药。

冰袋冷敷,夹板指压,能够运用到的办法,许牧都想办法给用上了。

此时正是冬季,许牧不需要临时开发硝石制冰法,用天然的冰块就可以辅助治疗。

很快,那些骨头断裂的亲卫们的伤势都被缓解了。

但是那些内脏受损,五脏移位,受到了严重内伤的亲卫们,则出现了严重的内出血现象。

“没有办法了吗?”许牧正盯着一个白发斑斑的六旬老者,沉声询问。

“主公啊,非是老朽无能,此伤涉及五脏,内有血块,非扁鹊华佗之能,断无可能医好。”

这名六旬老者乃是万民城内医术最高的医者,名为孙连晋。

而眼下,三百亲卫里,足有八人伤势最为严重,至今昏迷不醒。

其他相关阅读More+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三国之龙图天下

拾一

大唐逍遥侯

清明锄禾

我的灵异笔记

罗桥森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