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开局绑架了隋炀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洛阳乃是东都,城坚兵多,易守难攻。

内部有当今越王杨侗镇守,也就是杨广的嫡孙坐镇,没这么容易被攻打下来。

但在洛阳城外,有两个粮仓。

隋炀帝即位之后,继承了隋文帝的想法,继续修建大量基础设施,其中就包括了粮仓。

在全天下各大城池郡县,都修建了大型粮仓。

命令丰年时候,全天下的百姓主动纳粮,全部储存于其中。

而洛阳城外,便有两个粮仓,一为洛口仓,一为回落仓。

其中洛口仓,号称天下第一仓,其中粮食储量,据说达到了两千万石!

后世甚至有人考古,说隋朝修建的那些粮仓里的粮食,足够唐太宗时期的百姓,撑过连续五十年灾年绝收!

虽然有些夸张,但洛口仓的粮食,十分惊人。

“李密贼子,陛下尚在,他安敢如此!”

独孤盛怒目圆瞪,拔出刀来破口大骂。

裴虔通扫了他一眼,冷哼道:“独孤将军勿怒,眼下我们还是先想想,怎么渡过这一劫吧。”

“此言何意?”独孤盛克制住自己,收拢刀鞘,问道。

“阳城乃洛阳东出要道,李密……想要攻洛口仓,必须借由此处而过!”裴虔通盯着地图,沉声道。

“最迟十天,裴仁基率张公旧部,便要攻来了。”

裴虔通此时十分头疼,骁果军在此有三万兵马,但李密已经集结了十万大军,其中还包括裴仁基的两万兵马。

裴仁基,此人原本为隋朝重臣,在张公殉国战死后,他收拢了张公旧部。

此后率军镇压瓦岗寨叛军,结果听说刘长恭等人渡河之时被李密击败,又在李密的厚利利诱之下,直接率军投降了李密。

这下好了,瓦岗军内,一下子多了几员猛将。

秦叔宝,罗士信,无一不是当世猛将。

哨探来报,裴仁基部作为先锋军,正在秣马厉兵,筹备粮草了。

“所以,最多给你五天时间,务必要找到陛下,否则……”

裴虔通注视着独孤盛,神情颇为郑重。

到了此时,哪怕他们再有嫌隙,也需要以大局为重。

独孤盛沉声道:“将军放心,明日大雪便化,末将后日清晨天亮便进山寻找陛下!”

裴虔通紧锁的眉头总算稍微舒缓了一下。

大隋的陛下,可真不让人省心啊。

若是让叛军发现陛下在这里,恐怕要直接炸锅。

现如今天下叛军不知凡几,若是知道陛下在此,恐怕会跟吃了五石散一样围杀而来。

……

万民城。

次日清晨,天色刚亮,辰时不到,许牧就被军中操练声搞醒了。

简单洗漱,吃了早餐后,许牧便直前往主公府大楼,准备办公。

这是他穿越以来,极为健康的日常作息。

疲惫,充实的一天。

他居住在主公府大楼旁边的小三层洋楼里。

距离主公府大楼也就是十几步的脚程。

每次走近主公府,许牧都有一种……独自一人奋斗的错觉。

诺大一个主公府,就他一个人办公。

造反这件事,好像就只有他一个人在劳心劳力。

张猛男虽然答应自己造反,但曾说过,要等到杨广死后才反。

所以张须陀虽然跟了自己两年,但一直只是练兵。

从未参与过什么造反谋划规划之类的。

所以现在许牧对未来该从哪里造反,一筹莫展。

他急缺谋士,类似刘伯温那种的造反专家。

看看人家的名言,许牧越想越觉得无比正确。

“哎,算算时间,张猛男也该回来了吧?不会出什么变故了吧?”

走近大楼,许牧忍不住喃喃自语。

不过想想张猛男那个人间杀器,许牧就不怎么担心了。

都四五十岁的年纪了,结果还能一拳打死牛,许牧觉得自己被人搞死了,他都不会死。

没错,许牧是亲眼见到过,张须陀和自己打赌,自己不信,然后这个憨厚的张将军,直接打死了一头老黄牛。

当时把许牧吓得不轻,虽然张须陀是取巧,敲击的是牛身上脆弱的颈部,但这力气也达到了变态的级别。

当晚,许牧甚至都没睡好觉。

因为牛肉火锅吃的太饱了。

穿越时,辣椒那些作物也在两亩田地里,所以许牧提前享受到了后世明朝才能有的辣椒。

他和张须陀,孔兴岳等人每次组局,都绕不开火锅。

“咦?老杨这么早就来上班了?”

路过三楼,许牧看到市政规划司的大门居然是开着的。

他昨日告诉过老杨和老来,上班时间是巳时起,申时休。

也就是早上九点上班,下午五点下班。

标准的公务员作息。

他因为离得近,所以现在才辰时中,还没到巳时,也就大概早上八点左右时间。

结果老杨就到了。

“嗯,看样子是已经诚心归顺了,我挑中的人,还是挺靠谱的。”

许牧颇为满意,不由朝着市政规划司走去。

尚未走到门口,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两人说话的声音。

“老爷,真要我去?”

“嗯。”

“老爷,我真干不来啊……”

“快去。”老杨不容置疑的声音。

“诺。”

随后,许牧就看到老来拿着一张图纸,手上拿着一条绳子,一根竿子和一张图纸,低着头往外走去。

连头都没抬。

直接从他身边路过。

许牧对此也不是很在意。

作为造反集团的老板,他就喜欢这样的员工。

“老来这一大早是要去干什么?”

许牧走到门口,稍微敲了敲门,杨广注意到了他,他才进去,一边问道。

说实在的,许牧突然间有了一种穿越前上班族的感觉。

这个造反集团,这样发展下去,前途无量啊。

杨广抬起头,眼眶中透露出了浓浓的黑眼圈,但精气神却丝毫不减:“昨夜某对居民区工程有了一些看法,但缺少实地数据,所以一大早就让他去实地测量。”

至于来护儿手中拿着的绳子和杆子,则是古代的测量工具。

“唔,这种方法太慢了,研究所那边今天应该会把一批建筑专用工具给送来,等会儿我教你们用。”

许牧一直信奉的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工作效率的提升,十分有必要。

杨广也没有推辞,微微点头,坐在自己的书桌上,拿出了一张许牧之前制订的简要规划图纸,问道:“按照之前的规划,居民区的大楼也要建四层?主公府尚且只有四层,居民区如此建造,是否逾制?”

这是他昨天发现的问题,因此一大早,在见到了许牧,便直接提了出来。

许牧淡淡一笑,其实这一点,他早就考虑过了。

在古代,穿什么样的衣服,坐什么样的车,修什么样的房子,都有制度。

若是逾制,往小了说要被削官削爵,往大了说,是要杀头的。

“老杨啊,你是否以为,咱们主公府,以后就只有四层?”

许牧随手办了个凳子,是没有靠背的胡凳,坐在了杨广对面。

“某昨夜看了一晚主公府的建筑架构图,发现目前修建四层,已是极限。”杨广抿了抿来护儿走之前给他倒的茶。

“没错,这个结构图乃是研究所研究出来的,仅满足目前所需,因为万民城不需要更高的建筑,但……日后若是万民城发展到了十万人,研究所必然会推出十层,乃至数十层高楼!”

许牧说着说着,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唇,可眼前老杨显然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居然不主动给他倒茶。

无奈,许牧只能自己起身,动手倒茶。

一点也不见外。

反正整个主公府都是他的。

“数十层?”

杨广眼中流露出惊讶之色:“恐怕只有洛阳乾阳殿方能修建如此之高。”

他深知其中设计的难度。

东都洛阳修建之时,在其中修建了大量宫殿,其中乾阳殿的高度,堪称第一。

高有五十余米。

相当于后世十多层的高楼。

其中用的是三重屋檐结构,数十米的巨木用了不知多少。

甚至还出现过两千人同拉一根主梁的情况!

他略微估算了一下,万民城这种情况,想要修建数十米高度的建筑?

几乎不可能。

许牧从他眼中看到了不信,也不恼,微笑说道:“古往今来,修建高房,多用巨木,不仅劳民,而且伤财。”

劳民是因为搬运和修建,伤财也是因为搬运和修建。

“但老杨你来万民城也有好几天了,觉得水泥如何?”

被问到水泥,杨广正襟而坐,仔细分析道:“修建城墙,颇为牢固,主公府同样如此,昨日下值之后,我让下人试了试,十分坚固。”

许牧嘴角抽了抽,不由道:“难怪我说昨日酉时怎么好像有人在砸墙呢。”

昨天他下班晚了点,大概六点多,感受到主公府大楼墙壁似乎在被人砸。

原来是老来那家伙干的!

“你可知此物价值几何?”许牧接着再问。

“如此坚固,想来价值不菲。”杨广郑重道。

其实若是可以,他都想要用这种名为水泥的东西修建宫殿了。

在他看来,虽然贵,但他有钱啊。

身为天子,富有四海,并不是吹的。

哪知许牧却摇头笑道:“此物制作简单,材料易得,值不了几个钱。”

也不过是石灰石,粘土,外加一些矿渣组合搭配,然后炼制而成。

有研究所在,许牧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总算得到了正确的配方以及合适的比例。

其他相关阅读More+

蛰雷

只爱煞英雄

牟明

自身小卒

修真三国之雷奔云谲

碧哥男朋友

大唐第一村

橘猫囡囡

别惹这位公子

高帅穷

捡到一只始皇帝

历史系之狼
play
next
close